<samp id="sqlqc"><strong id="sqlqc"></strong></samp>
  1. <tr id="sqlqc"><label id="sqlqc"></label></tr>

    <output id="sqlqc"></output>
    <pre id="sqlqc"><label id="sqlqc"><menu id="sqlqc"></menu></label></pre>

    <track id="sqlqc"></track>

    <big id="sqlqc"></big>
  2. 叢湊大學生

    婆婆有4套房子我們只能睡地上

    心生憐憫
      我家是農村的,他家是城市的。來鄭州打工3年后,1991年,我通過朋友介紹認識了他,義閔,我現在的老公。

      那時我也就十八九歲,也不懂什么是愛情,什么是婚姻,也沒仔細考慮和義閔在一起合適不合適,稀里糊涂地就跟他好了。說實話,直到現在,我都沒想明白,自己怎么會和他這樣一個酒鬼走到一起的,還生活了那么多年。剛開始我對他的印象還可以,但談不上喜歡不喜歡。

      義閔喜歡喝酒,這是我和他交往之初就知道的,但那時候他也就是每天喝那么一點,一周醉個一回兩回。我沒當回事,覺得男人喝點酒不算啥毛病。但俺舅見過義閔一面后,就一眼看出了義閔不是個過日子的人,擔不起家庭的責任。他反對我們交往,可那時我完全聽不進去。

      說我有多愛義閔,可能談不上,或許同情多過愛情。和義閔交往了一段日子后,有一次他帶我去他姑家玩,他姑跟我說了很多,說義閔小時候怎么怎么苦,說他爸媽如何如何不喜歡他。不知為何那時我心里竟生出一絲難過,感覺義閔很可憐,似乎只有我才能幫助他。

      怎么描述義閔家各成員之間的關系呢,我想大概只能用“冷漠”兩個字形容吧。他爸媽關系一直不是很好,經常吵架,一生氣,就把氣撒到孩子身上,義閔在家排行老大,首當其沖成了受害者。義閔家的老鄰居跟我說過,義閔從小就愛喝酒,我不知道義閔嗜酒的習慣是不是和經常被父母打罵有關,但因為他愛喝酒,經常喝得不省人事,學不好好上,工作不好好干,所以他爸媽更不待見他了,看見他,就指著鼻子罵,讓他“滾”。

      戀愛談得有一年多的時候,我們就住到了一起,他家人也知道了。義閔帶我回家見他父母。第一次去他家我就感覺氣氛很壓抑,他爸媽對我非常冷淡。當時我還是以為只是針對我,后來相處久了,我才知道他爸媽就是那樣的性格,他們不喜歡義閔這個兒子。
    公婆冷漠

      1996年之前我們一直和公婆住在一起,老房子拆遷,租房住,我們也沒跟他爸媽分開過。不是我不想搬出來,只是那個時候義閔已經不工作了,整天泡在酒中。我的工資除了我們的日常開銷外,實在拿不出多余的錢來租房子。和公婆住在一起,你不知我受了多少委屈,他們就是看我和義閔不順眼,我在家干得再多,給公婆買這買那,都落不下他們一句好話。

      后來新房分下來,有四套。原以為他爸媽會給我們一套,誰知他們把其余三套都租了出去。我們和他爸媽四個人擠在一間屋里。他爸媽睡床上,我們睡地上。兩室一廳的房子,一間房、一張床寧愿空著也不讓我們住,說是留給小兒子的。義閔的小弟一直在外當兵,不在家。都是親生兒子,為什么會這么偏心,我真的想不明白。

      我記得那年冬天,天很冷,我和義閔把別人買冰箱時丟掉的大紙箱撿回來鋪到地上當床鋪,把公公從單位撿回來的別人不要的網套拿來鋪在硬紙板上做褥子。那時我們身上蓋的被子是我媽給我做的。婆婆連一床被子都不愿給我們用。直到我生了俺妞后,她才給做了兩條被子,還是用舊棉花做的。就這么將就過了一冬,我落下了一身的病。

      和公婆在一起又住了兩年后,我實在受不了了。1996年,我和義閔領了結婚證。義閔拿著結婚證去找公婆,希望他們能給他一套房子住,但被他們斷然拒絕了。他媽說,我們結婚她啥也不會管,房子也不會給。我聽后,真的很傷心。有一次義閔喝醉酒了,又跑去找他爸媽,說著哭著,可他媽還是鐵石心腸,連分下來的房子在哪棟樓都不告訴我們。

      后來我們也是被逼得實在沒辦法了,只好自己去找,有一次恰巧碰到以前的一個老鄰居,從那人的口中我們找到了分給我家的房子,但已經被租出去了。我們就跟房客說,我們是房東的兒子、兒媳,希望他們能搬出去,因為我們要住。房客也挺通情達理的,很快就搬了。但這也就把他媽徹底得罪了。

      新房門上的鑰匙他媽透過門縫撂給我們后,啥都不讓我們拿。我們兩個蜷縮在新房的一角過了一夜。那時候距離過年也就五六天,正冷的時候,我們凍得渾身發抖,就這我都沒哭,心里是高興的,覺得以后的日子有盼頭了。

      從那之后我更加努力地工作,掙一點錢就給家里添置一些東西,床、桌子、椅子、鍋、碗、瓢、盆……慢慢地,家才像一個家。而更讓我高興的是,頭兩三個月,義閔竟然沒再喝醉過。我覺得自己的心血沒白費,苦日子終于熬出頭了。
    嗜酒如命

      可誰知義閔也就清醒了那兩三個月,后來從二兩到三四兩,他越喝越多,就像著了魔一般,再也控制不住自己。

      如今他一天能喝四五回,沒錢就賒酒喝,原來一次喝七八兩,現在身體喝壞了,喝不了那么多。他整天都處于一種醉醺醺的狀態,每天只要略微清醒一些,歪歪倒倒地能摸到路,他就出去喝酒,到附近的小飯店,也不要飯菜,就要一瓶酒一個人坐那兒喝,要不就是拿瓶二鍋頭,到附近的河沿邊喝悶酒。

      義閔喝醉酒從來不耍酒瘋,醉了他就回家睡覺,也不找事。就是喝醉后,他不給錢,人家追在他屁股后面要錢。他喝醉了,還記得回家的路,有時候醉得厲害,回不來,就倒在路邊睡一覺。他的臉上、身上磕得到處都是疤。

      生俺妞之前,每次夜深了,他還沒回家,我就知道他一定又醉倒在哪兒了。我去找他,滿大街地找,一些朋友、鄰居看到了他,也會跟我說。我就趕緊借輛三輪車把他拉回家。他家人沒一個幫我的,他們都眼不見為凈。后來有了俺妞,我也就不再找他了。我高度近視,夜深天黑,我也看不清路,而且女兒一個人在家我也不放心。

      前幾年他還酒精中毒過一回,后來總算被搶救過來了。還有一次,2004年7月的一天,他又喝多了,背過氣去。當時幸好我弟在,他幫忙用筷子把他的嘴撬開,我把手伸進他的嘴里,掏出來一團黏糊糊的東西,他這才緩過勁來,一下子又咬住了我的手,頓時我的手火辣辣地疼,鮮血順著指縫往外流。

      為了改變他,幫他戒酒,啥法,可能連你想不到的法,我都使了,但都不管用,他該喝照喝。

      最初我想他是因為從小家庭沒有溫暖,所以才愛喝酒,借酒澆愁。我就想我來給他溫暖。我省吃儉用,傳呼剛流行的時候,一兩千元一個,我給他買,喝醉酒弄丟了,我再給他買。在他身上我從來不吝惜錢。自己過得辛苦些沒關系,只要他能感覺到我對他的好,能有所改變我就心滿意足了?墒撬麉s讓我失望了。到現在我才明白,這樣做只是一味地寵著他,對他戒酒毫無幫助。

      平時他略微清醒的時候,我也跟他談過心,說過很多,說酒稍稍喝一點沒關系,但不能多喝,喝多了沒好處,說咱不能讓人家看扁,咱努力干,爭口氣,把日子過好。只要咱肯干,咱不比任何一個人差。但不管我怎么苦口婆心地勸他,他都聽不到心里去,該喝照喝。

      后來我就想著一步步來,先不讓他出去喝,在家看著他喝,多少我也能控制些。我跟他商量想喝酒就在家喝,我給你炒下酒菜,但是咱能喝半斤的,咱就喝二兩,咱別喝醉。剛開始義閔挺配合,他真的有所控制,可后來喝著喝著就不行了。我把酒藏起來,他就到處找,偷酒喝。一醉他就更管不住自己,然后就一直醉下去,醉個十天半個月,喝得徹底不省人事了,喝得難受了,發高燒了,他才不喝了。但好不了一周,酒癮就又犯了。如此周而復始。
    時間:2020-09-09 作者:叢湊大學生 來源:叢湊大學生 關注:
    四川成都某航空專修學院準空姐,優雅四川成都某航空專修學院準空姐,優雅
    最美校服女神誘惑美到窒息清純可愛最美校服女神誘惑美到窒息清純可愛
    街拍都市美女,腳踩高跟鞋彰顯曼妙街拍都市美女,腳踩高跟鞋彰顯曼妙
    美女白色羊絨超短連衣裙美女,時尚美女白色羊絨超短連衣裙美女,時尚
    街拍緊身長裙美女,身材實在太好了街拍緊身長裙美女,身材實在太好了
    回頂部叢湊大學生©版權所有 鄂ICP備15010106號-1
    免费网站看v片在线a
      <samp id="sqlqc"><strong id="sqlqc"></strong></samp>
    1. <tr id="sqlqc"><label id="sqlqc"></label></tr>

      <output id="sqlqc"></output>
      <pre id="sqlqc"><label id="sqlqc"><menu id="sqlqc"></menu></label></pre>

      <track id="sqlqc"></track>

      <big id="sqlqc"></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