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p id="sqlqc"><strong id="sqlqc"></strong></samp>
  1. <tr id="sqlqc"><label id="sqlqc"></label></tr>

    <output id="sqlqc"></output>
    <pre id="sqlqc"><label id="sqlqc"><menu id="sqlqc"></menu></label></pre>

    <track id="sqlqc"></track>

    <big id="sqlqc"></big>
  2. 叢湊大學生

    與客戶上床我欲罷不能

    在外人眼里,我該是個幸福的“小女人”——丈夫能干卻不“花心”、女兒聰明活潑,而我自己又有一份穩定的工作,以及一張不會“出賣”年齡的娃娃臉?墒,我的生活卻偏偏被攪得一團糟。
      我和我的丈夫平是通過“媒人”介紹認識的,5年前的我剛被一段感情“拋棄”,所以當朋友把平推到我面前時,我簡直像看見救命稻草似的,緊緊拽住不放。

      平從事某個小語種翻譯,長相平平的他給我的第一感覺便是踏實,像個過日子的人——我已被前任男友的“花心”弄得心力交瘁,而平剛好能夠彌補這種恐慌。

      經過了前段感情,我認定自己是個感性多于理性的人——自從我們戀愛后,平的理性卻令我覺得安心,而他家也正催得緊,所以認識不過半年,我也就飛快地“妥協”了:或許過日子是不能用浪漫和激情來過的。結婚吧!過過平淡日子算了。

      就這樣和平結婚了,也就這樣順理成章地有了女兒。

      平很疼孩子,可我卻遲遲找不到當媽媽的感覺,或許結婚太早,我自己根本還像個孩子。但隨著女兒一天天長大,我終于也感受到了她給家庭帶來的歡樂——平是個沉默的男人,如果沒有女兒的存在,我們簡直找不到共同的話題。

      (當聊起自己的形象時,犖犖在MSN上打字如飛:“我喜歡毛茸茸的玩具、沉迷于看漫畫;家里到處掛滿‘流氓兔’;平時無聊了就瘋狂地吃零食……平一直都覺得這簡直是‘莫名其妙’!”)

      他的浪漫讓我“掙扎”去年底,當女兒剛滿兩周歲時,銀行把我調到了信貸員的崗位——這職位早已不是什么“金飯碗”,整天跑客戶、拉存款,我忙得整天不著家。

      楠正是我的第一批客戶,記得當時,我幾乎沒費任何口舌,就將他們公司的賬戶掛到了我這里。為了慶祝順利完成當月指標,當天中午我就提出要請楠吃飯。

      那頓午餐的最后,楠堅持要由他來“埋單”,理由是他終于找到了一個“心有靈犀”的異性朋友,而我當然深有同感——其實,那天我倆并沒聊太多工作以外的話題,只是彼此都覺得挺投緣,好像說什么都一拍即合。

      第二天下班時分,我剛走出銀行門口就驚訝地張大了嘴——楠的汽車居然停在路邊,而楠正興奮地搖下玻璃,沖我揮手。

      那天,楠顯得興高采烈,不由分說要拉我去機場看日落,我拒絕了,因為我一向不接受毫無準備的邀請。

      可那一周的后面幾天,楠的汽車幾乎每天在傍晚5點準時出現,守在老地方。

      我終于拗不過他,和他一起看了場電影、吃了頓飯。面對同事詫異的眼光,我故作鎮靜地解釋——這是我的大客戶!

      漸漸地,我們的話題超越了工作。楠比我小幾個月,他卻很可笑地堅持以為我比他小好幾歲,凡事都把我當成個小孩子……

      楠的浪漫始終繼續著,可我的心里卻越來越“掙扎”——畢竟我已經結婚,還有個兩歲的女兒,雖然楠從沒“越界”之舉,可我……

      楠還是每天打電話來,我也每次猶豫著找各種理由拒絕,或者索性“臨陣脫逃”——他總是笑罵我“小孩子愛玩花樣”,每逢這時候,我只能欲言又止。

      每次晚歸,我的借口永遠是請客戶吃飯,平也從不懷疑。
     我和楠一起過了2001年圣誕夜、2002年情人節,我倆依然聊得很熱烈,楠也表現得很“紳士”——他至多只是偶爾牽我的手,慢慢地,我的“掙扎”有些麻木,進而轉變成了心安理得。

      (“他哪里想得到我已是兩歲孩子的母親,我也知道自己對不起他,但是,我忍不!我原來就是個感性的人,去年冬天,我第一次開始懷疑婚姻的正確性……”寫完這句,犖犖在屏幕上留下一長串省略號,沉默了好久。)

      我當時沒想得那么遠事情當然不會發展得如此“童話”,就在情人節后的第3天,我加班到晚上9點,獨自坐地鐵回家。

      楠突然打了個電話給我:“我必須向你坦白,我喜歡你,你考慮做我的女朋友嗎?”我頓時懵了,腦子里一片空白。

      當重新冷靜下來后,我突然生出一種說出一切真相的沖動,可在地鐵車廂里,我只能含糊地說:“讓我想想!”

      坦白地說,要說我對楠沒感覺那是自欺欺人,從他一開始的殷勤中,我就感覺到了他的“意思”?赡菚r候我就反復騙自己——別自作多情會錯意了!

      可要命的是,隨著交往越來越頻繁,我們之間的默契度也就越來越高,我喜歡和他抬杠的感覺——當楠終于向我表白時,我也早就舍不得“放棄”他了。

      那以后,我并沒有正面給楠答復,而是繼續保持著每周兩三次的見面頻率。

      那段日子里,我總是寬慰自己:過段時間再說、找個合適機會再說,可是,我永遠不知道“合適的時間,合適的地點”在哪里。

      這樣一拖,就再也沒勇氣告訴他。
    時間:2020-09-12 作者:叢湊大學生 來源:叢湊大學生 關注:
    東北師范大學;ǹ涤遘,愛好攝影東北師范大學;ǹ涤遘,愛好攝影
    第一美女大學戴菲菲教師性感私生活第一美女大學戴菲菲教師性感私生活
    武漢音樂學院;ㄦ煅稑O品尤武漢音樂學院;ㄦ煅稑O品尤
    緊身衣套裝優雅設計,讓雙腿顯得更緊身衣套裝優雅設計,讓雙腿顯得更
    街拍閨蜜美女,時尚大方長得更漂亮街拍閨蜜美女,時尚大方長得更漂亮
    回頂部叢湊大學生©版權所有 鄂ICP備15010106號-1
    免费网站看v片在线a
      <samp id="sqlqc"><strong id="sqlqc"></strong></samp>
    1. <tr id="sqlqc"><label id="sqlqc"></label></tr>

      <output id="sqlqc"></output>
      <pre id="sqlqc"><label id="sqlqc"><menu id="sqlqc"></menu></label></pre>

      <track id="sqlqc"></track>

      <big id="sqlqc"></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