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p id="sqlqc"><strong id="sqlqc"></strong></samp>
  1. <tr id="sqlqc"><label id="sqlqc"></label></tr>

    <output id="sqlqc"></output>
    <pre id="sqlqc"><label id="sqlqc"><menu id="sqlqc"></menu></label></pre>

    <track id="sqlqc"></track>

    <big id="sqlqc"></big>
  2. 叢湊大學生

    我在女友家和她閨蜜偷歡



      那男人也很錯愕,瞪大眼睛問我,你是誰?我說,我是晴朗的男朋友。那男人搖了搖頭,嘆了口氣地轉身進了停在路邊的車,走了。

      我把晴朗拖回家,我問晴朗我看見的事情怎么解釋。晴朗不以為然地笑笑說:“你以為做生意就那么好做嗎?你不付出點代價怎么可以?”

      我緊緊地抱住晴朗說:“我寧可你沒有這么多錢,也要讓你不再和那些男人接觸。”晴朗又笑說:“沒有錢,沒有錢還談什么愛情?你看我們住的這套房子,一個月沒有2000塊錢會被房東趕走的。你再看你穿的用的,哪件不是名牌?難道你還想過那種租住北京地下室的日子嗎?”聽著晴朗說這些,我無語。

      作為一個男人,無法讓自己心愛的女人過上想要的生活,是一種悲哀。我也無法想象,如果那天,我沒有遇見晴朗,他們接下來會有什么節目?我控制自己不再往下去想了。

      我開始更加努力地工作,并且也通過一些關系找了一些兼職來做。我的事業日漸起色,而陪晴朗的時間越來越少。

      我從來不曾注意過晴朗的變化,只希望在未來的某一天可以娶自己心愛的女人回家。

      那天是晴朗的生日,我推掉了所有的應酬回家。我買了訂婚戒指,打算給晴朗一個驚喜。誰知道一回到家里發現晴朗并沒有回來。

      明明是說定了她的這個生日一定是我陪著她過二人世界的,難道晴朗忘記了嗎?我打晴朗的電話,她很快地接了,我聽見那邊人聲嘈雜。我問晴朗,你在哪里?晴朗很大聲音地說了個酒吧的名字給我。

      我用最快的速度驅車去了酒吧,在一群人中間找到了晴朗。晴朗看見我的突然出現仿佛有些吃驚,隨即恢復了正常。她拉著我的手向大家做介紹:“這是我的弟弟。”弟弟?我比她小這沒有錯,但是在這樣的場合下如此給我安了個名分我實在是有些火大。我抬起腳踢翻了桌子。

      我當著晴朗的面對在場的所有人說:“我不是她弟弟,我是她老公,我們每天都是睡在一起的!”在場的人一片嘩然,晴朗沒有吭聲。我拉起晴朗的手說:“老婆我們回家。”晴朗掙脫了?此菢幼,我的心已經快碎掉了,扭頭就走掉了。

      我開著車在大街上漫無目的地游蕩,不知道該找誰去訴說。最后我拐到了另外一個酒吧,我聽說那里有很多妖冶的女孩子,可以帶出去過夜。

      我要了兩瓶芝華士,很快地,有個女孩子蹭過來要陪我喝酒。在半醒半醉之間,我輕輕地捏了捏那女孩子的手,她沒有拒絕。我拉著她從酒吧出來,上了我那輛車。我們在每個紅燈停車的時候接吻,我一直一只手握著方向盤,另外一只手摩挲著女孩子的手臂。我帶她去開房。我和這個陌生的女孩子做愛,心里有柔情也有報復的快感。

      我的車滑出賓館大門的時候,我抬手看看表,凌晨四點。還是決定回家,回到家,發現晴朗已經等在家里了。她斜斜地靠在沙發上,臉上還有沒有洗掉的殘妝。

      她睡著了。我開門的聲音讓她醒來。她看見我進門,問我去了哪里。我不以為然地笑著說,憑什么要告訴你。

      晴朗說:“你知道不知道,今天晚上你的出現讓我弄丟了一張大單,能賺幾十萬的大單。你還自以為是地覺得自己受了委屈……”我打斷她說:“我不要什么大單,也不要那么多錢,我只要每天和你安靜地相守在一起,就好。”

      晴朗說:“我不這么想,只有有很多錢,我才有足夠的安全感。”我說:“那你為什么不顧我的感受,我是你的男人哪,我們已經快結婚了。”

      晴朗說:“誰說要和你結婚了?要結婚,我們拿什么結婚?就憑你一個月那點工資?連我養車的錢都不夠!”本來因為和陌生女人做愛的內疚感因為她的這番話而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我看著眼前的這個歇斯底里的女人,真的無法把她與高中時候的清純女孩子聯系在一起。她變了,變得淺薄而虛榮,變得我已經不認識她了。

      可是我還是舍不得離開她,盡管我感覺她已經無數次地背叛我。我覺得總有一天她會因為我的癡心而回心轉意。

      可是事情并非如我所愿,晴朗甚至開始夜不歸宿了。我一直想知道,她到底還愛不愛我了。每次我很苦惱的時候,都會找青青聊天。

      青青是晴朗的好朋友。每次她見我很痛苦的時候,都會勸我說,晴朗一定會回到我身邊的,況且,我的自身條件又不差,不會找不到女孩子的。漸漸地,我在青青的眼里看出了她對我的情愫。

      我很享受這種感覺。直到那天晴朗出差了,我和青青在家里喝了一點紅酒,我借著酒勁兒把手伸向了青青的胸部,她沒有拒絕。

      那是一種沖動的感覺,我很快地脫掉了青青的衣服,和她擁吻起來。青青的嘴唇柔軟而性感,比晴朗更有風情……我一邊吻著青青一邊比較著。就在這個時候,我聽見了鑰匙在鎖眼里轉動的聲音。然后我見到了晴朗和她那張因為憤怒而扭曲變形的臉。

      那一刻我沒有內疚,也不心痛。我只是冷冷地看著晴朗說,你回來干什么了?晴朗看見我這鎮定的樣子更加憤怒,抱起我的那堆衣服說:“你滾吧,能滾多遠滾多遠,我再也不想見到你。”然后又看了看青青,拽住她的頭發說:“你這個賤人,難為我把你當好朋友這么多年。”

      我知道自己的錯誤無法饒恕,真的就卷起衣服走了,我住到單位里去。剛住單位的前幾天,我每天都會給晴朗打電話,但是她從來都沒有接過。我覺得她正在氣頭上,打算等等再聯系她,畢竟是我們六年的感情,不是說分開就能夠分開的。

      可就在一個月之后,我收到了晴朗的結婚請柬。和她結婚的那男人我見過,是一個高官的孩子,據說已經追了晴朗很久。接到請柬那一刻,我毋寧死去。我是真的錯了,不懂得珍惜和體諒自己心愛的女人,才會眼睜睜地看著她和我錯過。

      又一次打電話給晴朗,這次她接了。我問她,我們還有挽回的余地嗎?她淡淡地說,沒有。她將為別人披上嫁衣。歡迎我去參加她的婚禮。

      直到她掛了電話,我都不知道該說什么好。我沒有去參加她的婚禮,我怕我會在婚禮上瘋掉。我心愛的女人結婚了,新郎不是我。這樣的感覺是痛苦。

      我實在在北京呆不下去了,那里是我的傷心地。我回到鄭州,找了份過得去的工作,又在鄭州買了套房子。

      身邊的同事和同學都結婚了,只有我還單身著。我不知道是在等待什么,也不知道為誰等待,難道這就是老天對我的懲罰嗎?
    時間:2020-09-12 作者:叢湊大學生 來源:叢湊大學生 關注:
    東北師范大學;ǹ涤遘,愛好攝影東北師范大學;ǹ涤遘,愛好攝影
    第一美女大學戴菲菲教師性感私生活第一美女大學戴菲菲教師性感私生活
    武漢音樂學院;ㄦ煅稑O品尤武漢音樂學院;ㄦ煅稑O品尤
    緊身衣套裝優雅設計,讓雙腿顯得更緊身衣套裝優雅設計,讓雙腿顯得更
    街拍閨蜜美女,時尚大方長得更漂亮街拍閨蜜美女,時尚大方長得更漂亮
    回頂部叢湊大學生©版權所有 鄂ICP備15010106號-1
    免费网站看v片在线a
      <samp id="sqlqc"><strong id="sqlqc"></strong></samp>
    1. <tr id="sqlqc"><label id="sqlqc"></label></tr>

      <output id="sqlqc"></output>
      <pre id="sqlqc"><label id="sqlqc"><menu id="sqlqc"></menu></label></pre>

      <track id="sqlqc"></track>

      <big id="sqlqc"></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