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p id="sqlqc"><strong id="sqlqc"></strong></samp>
  1. <tr id="sqlqc"><label id="sqlqc"></label></tr>

    <output id="sqlqc"></output>
    <pre id="sqlqc"><label id="sqlqc"><menu id="sqlqc"></menu></label></pre>

    <track id="sqlqc"></track>

    <big id="sqlqc"></big>
  2. 叢湊大學生

    勵志有教育意義的文章

    一:《兒子,你給我考個零分》

    我承認我被劉墉——我的爸爸耍了。在這個賭局中,其實我的一舉一動,都早已經在他的預料之中。

    我在臺灣還沒有讀完小學就跟著父親舉家搬遷到了美國。進入中學后,我開始叛逆;然后就變成了一個讓老師頭痛的孩子:調皮、厭學、愛做白日夢,每天憧憬的就是變成一個像舒馬赫那樣的賽車手。所以,我的成績很糟糕,不知道什么時候開始,變成了雷打不動的“C”,這讓教過我的所有老師都無計可施。

    劉墉終于忍不住找我談話了,在我12歲之后,我可以直呼他的名字,當然我想叫他爸爸他也很歡迎。鑒于他對我一直比較寬松,所以我多半時侯稱呼他為爸爸,偶爾覺得心情不好的時候才會叫他劉墉。

    現在他要就我的學習成績與我展開討論,我的心情就開始不好了。他先是沖我意味深長地笑了笑,這個笑容在我看來很陰險。他對我說:“你的老師告訴我,你現在整天夢想著當舒馬赫那樣的賽車手,變得不愛學習了,對嗎?”

    “是的。”我感覺他的話里有一些鄙視的成分,這是對一個14歲少年尊嚴的莫大侮辱。我有點挑釁地說:“舒馬赫是我的偶像,他像我這么大時成績也很糟糕,他還考過零分,現在不照樣當了世界頂級賽車手?”

    劉墉突然爽朗地笑了起來,那笑聲讓我覺得有點陰險的味道:“他考了零分,當了賽車手?墒,你從來就沒有考過零分啊,每次都是‘C’。”說完,他的手從背后亮出來,沖我揚了揚手中那張成績單。

    他竟然笑話我沒有考過零分?我真的覺得自己受到了侮辱。我咽了一口唾沫,從喉嚨里發出低沉的聲音:“那么,你希望我考個零分給你看看嗎?”他往椅子背上一靠,擺出一個坐得很舒服的姿勢,笑了:“好啊,你這個主意很不錯!那就讓我們打個賭吧,你要是考了零分,那么以后你的學業一切自便,我絕不干涉;可是,你一天沒有考到零分,就必須服從我的管理,按照我的規定去好好學習。如何?”

    我們很認真地擊掌為盟,我在心里已經開始竊笑不已了,我覺得自己遇到了一個天底下最可愛也最愚蠢的父親。

    “但是,既然是‘考’,那就得遵守必要的考試規則:試卷必須答完,不能一字不填交白卷,也不能留著題目不答,更不能離場逃脫,如果那樣的話即視為違約,好不好?”這還不簡單?我的心里發出快樂地鳴叫,不假思索地答道:“沒有問題!”

    很快便迎來了考試。發下試卷后,我快速地填好自己的名字,開始答卷。反正這些該死的試題我平時就有五分之三不會,考個零分不是什么難題吧?

    第一題是這樣的: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指揮美國人民反擊納粹的時任總統是誰?下面有三個備選答案:卡特、羅斯福、艾森豪威爾。我知道是羅斯福,卻故意在答題卡上涂下了艾森豪威爾的名字。

    接下來的幾道題都是如此?僧吘乖囶}是按先易后難的原則出的,試題的難度不斷增加,甚至很陌生。在做后面的題時,我并不知道哪個是正確答案,所以答題時就開始犯難;但按照約定,我又不能空著不答,最后我只能硬著頭皮,像以往那樣亂蒙一通。

    走出考場,我忽然發現自己手心里竟然出了汗。我第一次感覺到,原來考零分也很難!我的心情開始沮喪,因為我覺得自己極可能在亂蒙的時候蒙到了正確答案,如果那樣的話,我就考不了零分了。

    試卷結果出來了,是可惡的“C”,而不是可愛的“O”!灰頭土臉地帶著試卷回家,劉墉笑瞇瞇地走過來,提醒我,“咱們可是有約在先哦,如果你沒有考到零分,你必須聽從我的指揮和安排。”我低下頭,暗罵自己不爭氣,竟然連個零分都考不到。同時也在心里作好了最壞的準備,他還能怎么指揮我?無非是讓我好好努力早日考到A而已嘛!

    劉墉煞有其事地清了嗓子,說出了他對我的命令:“現在,我拜托你早一天考到零分,或者說,你近期的學習目標是向零分沖刺!哪一天考到了零分,哪一天你就獲得自由!”我差點以為我的耳朵壞掉了,或者差點以為劉墉的腦子壞掉了;這樣的大好機會送到他手上,他竟然將我輕輕放過,并且無限制地給我發補救的機會?考零分比考A我覺得還是前者更容易一些。于是,我看到了一絲曙光。

    很快又迎來了第二次考試……結局還是一樣,又是“C”!第三次、第四次……我一次又一次的向零分沖刺。為了早日考到零分,我不由自主地開始努力學習。然后,我開始發現自己有把握做錯的題越來越多。換句話說,我會做的題越來越多。

    一年后,我成功地考到了第一個零分!也就是說,試卷上所有的題目我都會做,每一題我都能判斷出哪個答案正確,哪個答案是錯誤的。劉墉那天很高興,親自下廚房做了一桌菜,端起酒杯大聲宣布:“劉軒,祝賀你,終于考到了零分!”他沖我眨眨眼,加了一句話:“有能力考到A的學生,才有本事考出零分。這個道理你現在應該已經知道,不過我是早就計劃好了,你被我耍了,哈哈哈……”

    的確,我承認我被劉墉——我的爸爸耍了。在這個賭局中,其實我的一舉一動,都早已經在他的預料之中?墒,把考滿分的要求換成考零分,我就覺得容易接受得多,并且愿意為了達到這個目標而努力。真不知是怎么想的。

    后來,我考上了哈佛,讀完碩士,正在讀博士;譯了書寫了書,拿了音樂獎,獲得了表演獎;似乎在18歲以后,我就再也不去想做舒馬赫第二了。我覺得我完全可以做到劉軒第一。

    二、《送給自卑的孩子一杯酒》

    我想送自卑的孩子一杯酒。

    不是紅酒,那樣的醇厚濃郁會讓你原本黯淡的心事發酵;不是雞尾酒,那種明艷活躍會將你孤單的影子拉得更長;不是辛辣的白酒,那種濃烈太容易觸痛你敏感的神經;也不是酸澀的啤酒,太多的泡沫只是空想,它會讓你陷入更加不切實際的幻境。

    我想送給你的酒叫做“貴腐酒”.

    這杯色澤金黃的酒,口味甜美清冽,香氣沁心,像桂花、蜂蜜,又像杏或者芒果,請你含一口,讓所有的馨香在唇齒間撞擊。

    波爾多的9月,深秋的涼風吹落了滿園的葡萄葉,成熟的果實綴滿枝頭,像一顆顆晶瑩的紫瑪瑙,在秋日的陽光下耀眼奪目。斑駁的陰影里,有些葡萄卻顯得不那么美麗,它們灰暗、粗糙、干癟,卑微地瑟縮在枝頭,像喪氣的孩子。這些葡萄感染了霉菌,一種叫“貴腐霉”的霉菌侵蝕了葡萄的表皮,使得新鮮的汁液蒸發殆盡,卻沒有腐爛,留下的是一粒粒發皺的葡萄干。果農看到這些丑陋的葡萄,抱著隨意的態度,把它們裝進了和那些飽滿的果粒一樣的橡木桶。不曾想,這些被貴腐霉侵蝕了的葡萄竟創造了一個奇跡,釀成了獨一無二的珍品。這種色澤金黃,有著獨特香氣和豐富口感的葡萄酒成了名副其實的液體黃金。

    紐約葡萄酒商扎奇斯和洛杉磯沃利斯共同舉辦的葡萄酒拍賣會上,單瓶1847年的伊甘貴腐酒拍賣額達71675美元,成為世界上最昂貴的白葡萄酒。

    那些曾在寒冷的深秋,獨自瑟縮在枝頭的、風干的、發皺的、險些被遺棄的葡萄,正如自卑的孩子,孤獨地躲在陰暗的角落里,你認為自己貧窮、低微、不美麗,用重重的心事把自己層層裹起,悲悲切切地將自己遺棄。

    你不似紅酒高貴典雅,卻必須真實,不能勾兌,或許不那么深沉厚重,卻唇齒留香,保持本色也是難能可貴;你沒有雞尾酒的鮮艷明麗,沒有華麗的外表卻有瑰麗的人生;你不似白酒濃郁綿延,必是經歷了歲月的積淀,每一步都腳踏實地,唯有將急躁與功利塵封,才能將內心的浮華轉化為沁人的香氣;你沒有啤酒那般灑脫豪邁,但再細微的理想也能發芽,再卑微的人生也會開花,將自卑的心緒暫時收起,年輕的心需要一些泡沫帶你沸騰,不要在意短暫的碰撞和散落。

    喝過這杯貴腐酒,你該相信,不是所有的命運都已注定。你不必自卑。

    三、《教育不是灌輸,而是激勵》

    我曾經不止一次地看到這樣的場景:一個一兩歲的孩童,周圍堆著各式各樣的玩具,漂亮的洋娃娃、精美的電動汽車、豪華的積木等等各式各樣的益智玩具。而這個孩童卻對這些玩具完全沒有興趣,棄置一邊。因為他正興致勃勃地把玩著一個空酒瓶、一個廢棄紙盒或者其它成年人眼中不能稱之為玩具的物件。這時,孩子的父母過來了,“寶貝,你看這個電動玩具多有意思啊,這個毛絨娃娃多可愛啊,這個積木好貴的,咱們玩這個,把你玩的那個廢物扔了。”

    以空瓶為例,這個空瓶真的是廢物嗎?其實未必。當一個孩子在把玩空瓶子時,那是他按照自己的喜好,出于自身的興趣點,毫無任何掩飾地在諸多的玩具中作出的選擇。這個自動選擇的過程就可能預示著他在某一方面的天賦。而那些所謂昂貴的、精致的、華美的、益智的玩具,在他眼中可能并無任何意義可言。家長們強行代替孩子作出選擇,無非是將自己的價值觀強加給了孩子。

    當今社會,在談到人的創新性時,我們總會聽到這樣的抱怨:現代的教育千篇一律,教育出來的孩子大同小異,思維模式基本相同,何談“創新”二字。那么,我們如何破解如今的教育模式弊端,在培養孩子的創新意識方面有所作為呢?在此,先講這樣一個故事:

    說有一個人得到了一張天下無雙的弓,這張弓用多年的紫檀古木制成,非常好用。得弓者對這張弓愛不釋手,但同時又覺得此弓過于樸素,不夠華美。于是,他找到一個天下第一的能工巧匠,請他在弓上雕刻一副行獵圖。這個巧匠在這張弓上施盡能事,雕刻了一副精美絕倫的行獵圖。弓的主人拿到這張弓,心理感嘆:這才叫盡善盡美。于是張弓引箭,用力一拉,沒成想“崩”的一聲,弓斷弦松。這張弓就因為承載了過多的美麗花紋而失去了它成為一張良弓的本性,最終毀在了他的手中。

    同樣的道理亦可適用到對孩子的教育問題上。如今的孩子思維方式千篇一律的問題根源,我們或許可以從文章開頭提到的場景以及上面的故事中窺見端倪——在對孩子的早期乃至學齡教育過程中,我們缺失了以一種靜觀之心去尊重孩子本性的教育方式,缺失了安靜傾聽孩子內心最細微的聲音的心境。取而代之的是,用成人世界的價值觀、游戲規則,以一種近似功利的態度,要求他們遵從固定的行為方式,責成他們承擔與實際年齡不符的課業,過早地向他們灌輸成人世界的物競天擇。人為之下或者是無意當中,諸多的天賦被壓制,兒時的童真被剝奪,千人一面、老氣橫秋的孩子也就較為常見。

    如果說孩子就是故事中那張弓,那我們可能就是那個在他們身上雕刻各種花紋的人。
    時間:2021-10-27 作者:叢湊大學生 來源:叢湊大學生 關注:
    南京理工大學泰州科技學院;南京理工大學泰州科技學院;
    南京師范大學泰州學院美女;南京師范大學泰州學院美女;
    南京師范大學中北學院美女;南京師范大學中北學院美女;
    南京醫科大學康達學院;南京醫科大學康達學院;
    南京信息工程大學濱江學院;南京信息工程大學濱江學院;
    免费网站看v片在线a
      <samp id="sqlqc"><strong id="sqlqc"></strong></samp>
    1. <tr id="sqlqc"><label id="sqlqc"></label></tr>

      <output id="sqlqc"></output>
      <pre id="sqlqc"><label id="sqlqc"><menu id="sqlqc"></menu></label></pre>

      <track id="sqlqc"></track>

      <big id="sqlqc"></big>